TD手机质量问题多投诉率高达52%,商用前景堪忧

来自国家统计局针对TD试商用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在对六款TD手机的受访测试用户的抽样调查中,对TD手机的总体评价“较低”,其中反映的具体问题包括:外观不够时尚,制造工艺粗糙,菜单及硬件操作不够简便舒适,待机时间较短;使用中出现电池发热,突然死机或黑屏,声音小,失真等异常现象的频率较高。

从今年4月1日至今,中国移动在北京、上海、天津、沈阳、广州、深圳、厦门和秦皇岛8个城市启动TD-SCDMA社会化业务测试和试商用已过半载,围绕TD产业链各个环节的争论依旧此起彼伏。 “试商用至今,TD芯片、终端、网络覆盖、业务运营等各环节都发现了不同程度的问题。”在近日举行的中国国际通讯展期间,据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问题的焦点更集中在用户最直接的使用体验上——TD手机终端,“部分型号的TD手机开箱不合格率竟高达30%”。
据知情人士透露TD试商用以来,终端的返修率高达12%,部分型号的终端返修率高达20%以上——相比之下,GSM终端的返修率还不到2%。更为严重的是,因为终端的质量问题目前已引发了大量的客户投诉,客户对终端的投诉占TD所有投诉的52%。

在TD即将大规模商用前夕,终端俨然成为TD产业链条上最引人关注的一块“短板”。
质量“短板”

来自国家统计局针对TD试商用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在对六款TD手机的受访测试用户的抽样调查中,对TD手机的总体评价“较低”,其中反映的具体问题包括:外观不够时尚,制造工艺粗糙,菜单及硬件操作不够简便舒适,待机时间较短;使用中出现电池发热,突然死机或黑屏,声音小,失真等异常现象的频率较高。

然而,记者查看此次国家统计局选取的六款手机型号发现,它们均来自有着长期手机生产和研发经验的品牌企业。这些有着长期手机研发生产经验的企业,为何单单在TD的手机产品上,出现如此之多的质量问题?

“事实上,(报告)反映的很多问题与TD技术本身无关。”10月27日,同样生产TD手机终端产品的宇龙酷派产品线总监裴乐华明确告诉记者,诸如外观设计、工艺粗糙、菜单及硬件操作不够灵活、待机时间短、电池发热等问题,“都是手机本身的质量问题,跟TD没有太大关系”。

裴乐华告诉记者,目前TD终端研发方面面临的最大难点,在于缺少一个成熟的应用。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国产通讯企业TD研发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称,“尤其在芯片领域和底层协议方面,成熟度不够。”

“比如有些TD芯片的很多问题,甚至是我们在终端的研发测试过程中才发现的。”上述负责人向记者反映,由于在TD芯片领域的成熟度最为欠缺,一些芯片厂商经常派专家组到公司共同研究解决方案,“一呆就是一个月。” 成熟度不够的问题也出现在了TD网络测试中。裴乐华告诉记者一个他经常遇到的困惑,“有时在测试中出现故障,你无法弄清究竟是手机、芯片还是网络出了问题。”
“此外,3G产品丰富的新应用,需要更多软件业务予以支撑,这也是TD手机研发的难点。”上述TD研发负责人表示,部分新的业务功能,手机厂商需要和更多第三方公司合作,“并不是所有功能都从底层开发”。
这还不是难点的全部,据其介绍,由于3G手机产品硬件复杂,数据带宽较宽,因此所有3G手机产品功耗要大于GSM制式手机,“其中TD芯片的体积和功耗,又比其他两个3G制式要大。”

至于TD手机测试中发现的通话时电池发热现象,是否就与此相关?上述负责人向记者解释,一般电池的配置要大一些,消费者体验实际上是感觉不出来的,“事实上,功耗过高的问题我们可以通过设计解决”。

上述人士的观点也代表了业内人士的普遍看法。电信专家付亮在接受采访时亦表示,上述测试中出现的TD终端问题,更多的是处在试商用初期暴露的稳定性不足,“这只是一个阶段性的问题,随着整个TD产业链的逐步成熟,这些问题会很快得到解决”。

与运营商博弈

“事实上,相比较之前GSM和欧洲的WCDMA的情况,TD试商用效果要好得多。”上述通讯企业TD研发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外界对TD应有一个宽容和理性的态度,“我估计TD差不多只要一年,或者不到一年就可以解决稳定性的问题”。

“现在通讯市场竞争激烈,所以参与各方对TD的研发投入都很大。”上述负责人说。宇龙酷派总裁助理刘东凯也向记者透露,目前宇龙在TD的研发投入已过亿元,“无论是研发周期还是整体投入,TD手机都远大于过往的GSM、CDMA成熟制式。”尽管在终端厂商看来,其参与TD可谓不遗余力,但对中国移动而言,一个难言之隐是,手机老大诺基亚至今却依然徘徊在TD门外。

“在我看来,诺基亚上TD手机,根本不存在技术的问题。说到底是一个市场的问题。”刘东凯认为,随着中国TD市场的扩大,诺基亚等外资品牌自然会投入其中。 然而这一切又取决于整个中国TD“大戏”的推进力度,而作为运营商的中国移动,无疑将是最为关键的“领衔主演”。为了确保TD建设的速度和质量,中国移动总部统一制定了方案,短短数月,TD市场运营体系从无到有,达到GSM网十年发展的服务水平。此外,为加快启动终端在公开市场的销售,中国移动还率先将采购的部分终端以低于采购价100-200元的价格,在自有渠道进行销售。记者获悉,这种销售方式即使是在GSM发展初期,也从未采用过。

“从中国移动对TD的推进来看,整体进程还是比较科学合理的。”上述通讯企业人士认为,目前TD仅在十个城市试商用,市场容量有限,大规模集采有悖市场规律。对于当前参与TD盛宴的广大终端厂商而言,其在TD 巨大的研发投入,何时才能见到回报?这将是一个无法规避的现实问题。 “如果到明年底,还没有大的突破(终端大规模集采),我们可能会缩减TD方面的研发投入。”刘东凯坦言,TD就像是一场赌博,“但我们不会把所有的筹码都放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