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的价值

灵感作者:韩雷
编者注:对于我们所熟悉的日常工作,我们是否想过转换一下思维去完成它?这样的转变往往带来的收益可能会超出你的想象力,这里作者以测试领域的思维变化为例,给我们生动地说明了变换思维带来的价值!
相对于ATE和DFT来说,两个可以说是一种相互竞争制约的关系:此消彼长。当如果DFT做的很强的话,那么就是可以用一般的ATE测试机来完成测试任务,但是如果DFT设计能力比较弱的话,只能用很好的测试机台,甚至由于pattern的容量超过芯片设计的需求,而进行CP1+CP2测试; 或者是降低测试覆盖。

之前遇到过一个产品,是需要测试2.5G的高速IO信号,要求输出的PRBS码完全能够比对的上,所采取的办法是测试机直接输出2.5G的信号,输入到芯片的RX端口,通过内部的loopback,从TX端发出,所输入的是PRBS码,但是由于速度较高,不是所有的loopback环回信号都能完全比对得上,只好较低要求用0101码来实现。

后来了解到,如果DFT做的好的公司,怎么实现这一的测试呢?会在loadboard上对于RX端和TX端实现短路,然后芯片内部做一个bist电路,发送需要的码型来验证IO的性能好坏。这样做的好处是大大降低了对测试机的要求,节约了成本,并且使得测试的IO的频率与测试机无关,这样很轻易的完成10G甚至10G以上的测试验证。

这里, 就是在于思考的出发点, 一般来说能想到的就是: 我们需要和开发板上的芯片测试结果进行比对, 所以,测试用例都是要一样, 其结果是单板上是怎么测试,我们在ATE上就是怎么实现. 根本没有考虑到测试成本和ATE的特性.

一般IC设计公司都是有一个岗位设置叫CAD,这个岗位主要就是完成设计方所需要的所有的环境建设, 编写各种各样的TCL/shell/perl脚本。其实在有的DFT完备的公司里面,这个岗位还承担的另一个职责,做测试机的pattern的转换,只是需要告诉他们你在什么样的测试机上做测试,就会有相应的脚本来完成测试程序的转换,对于测试工程师来说,只是需要对把程序调试到所需要的状态就可以了。这样的好处就是在于如果数字项目非常多的情况下,我们可以节省很多的人力在pattern conversion上面,是工作效率大大提高;这样也可以节省了购买pattern conversion tool 的费用。

这个就给我们带来这样的想法: 公司是一个整体, 需要以资源的最优化配置和执行的最高效为目的.这就需要对于工程师有了一个比较高的要求, 需要对于上下游的岗位设置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甚至对于跨部门的事情有所了解, 整合全部的资源达到最优化的配置。

作者简介:
韩雷,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毕业,现从事IC测试,有丰富测试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