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企业家》:漂白联发科

一旦褪去“山寨手机之父”的标签,全球出货量最大的手机芯片公司势必面临成本激增的升级难题

“山寨手机之父”曾是通信业界授予台湾芯片厂商联发科技(MTK,以下简称“联发科”)的一顶“另类”桂冠,但它终于到了挂冠而去的时候。

今年7月,联发科宣布加入谷歌发起成立的“开放手机联盟”(Open Handset Alliance),与高通、德州仪器和英飞凌等手机芯片同行一并成为Android手机阵营的支持者。

它意味着Android阵营的又增添了一个举足轻重的玩家—联发科是全球第四大芯片设计公司,2009年的芯片出货量高达3.51亿颗,这一数字超过高通的3.45亿颗,并使其成为全球出货量最大的手机芯片厂商。在中国,多年来一直采用联发科“Turn-Key”(从芯片到软件设计)解决方案的天宇朗通已成为销量第一的本土手机制造商,这说明联发科在中国已占据了主流的中低端手机市场。

而昔日的“山寨手机之父”突入Android阵营,谁将是最大的获益者?

对联发科自身而言,它当然是个前所未有的 “洗白”机会。由于“山寨手机”在海内外面临的政策和法律壁垒,它为联发科的可持续发展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今年6月,中国监管机构突袭山寨手机市场,不少深圳的山寨厂商被波及,它不可避免地牵连了联发科的业务,甚至直接导致联发科第二季度营收同期骤减9.9%,未能达成预期目标。

于是,与主流手机制造商和世界级电信运营商的合纵连横成了联发科近年来的长期战略。它也使Android成为联发科优先选择的“皈依”之地:一方面由于不收取授权费用且开放性强,Android被视为进入门槛最低、最容易被广泛普及的智能手机操作平台,这与联发科一贯的市场路线相吻合;另一方面,目前市场上标榜“Android系统”的山寨手机大多数徒具其名—由于缺乏芯片解决方案的支持,它们只有Android的用户界面(UI),而缺乏真正的Android核心应用。专注芯片解决方案的联发科加入Android阵营,正有望解决这一难题,使Android手机真正普及化。

另一个乐观的想象是:象征着庞大出货量和低成本运营的联发科一旦加入Android阵营,它将真正掀起Android手机的“低价化”趋势。目前售价最低的Android手机成本也在200美元左右。全球技术研究和咨询公司Gartner认为,用联发科芯片的Android设备成本可低至每台70美元。

但它可能忽略了联发科核心商业模式能否延续的问题。为中国移动从事Ophone平台开发的播思通讯首席技术官CTO饶宏为《环球企业家》分析:“联发科的芯片并不比高通便宜,只是依靠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给中低端手机生产商,将软件和硬件解决方案整合在一起,这能让它比高通这样的芯片厂商节省20%的费用。”

而在加盟Android的“洗白效应”带动下,联发科的“整合解决方案”模式却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战。众所周知,Android本身已是成熟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大多数承载Android的手机芯片计算处理能力都甚为强劲—它甚至需要1GHz甚至以上的运算速度。而对联发科而言,其生产处理性能更强芯片的能力尚未被证明,这也使它维系在“整合方案”之上的廉价形象难以为继。一旦联发科无法迅速适应新的规则,可能招致自身命运的倾覆。

但它已经别无选择。联发科无线通信事业部总经理朱尚祖表示:“联发科会与开发手机联盟一起促进和加速Android平台的普及,并为手机制造商与合作伙伴提供集成度更高的手机芯片平台。”

而本刊了解到,目前联发科甚至已与一些国内外电信运营商定制开发了基于Android平台的全新“整合解决方案”,这一过程本身的复杂性远高于开发2G时代的非智能手机,导致其出厂成本大致在200美元左右。它并不低于目前的大多数Android智能手机的成本,也为联发科推出“低价Android手机”的想象蒙上了阴影。

据另一位移动通信业资深人士向《环球企业家》透露:谷歌即将在2011 年发布的Android3.0系统,将极大程度地限制手机厂商结合自己需求添加独立应用程序和操作工具。这将使Android手机能保留更多谷歌自身提供的应用和服务,也加大了手机厂商自身开发应用的成本。在这种情况下,相比摩托罗拉和HTC这样的主流厂商,联发科也似乎很难真正取得与谷歌谈判的位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