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准备好迎接IPv6了吗

全球号码资源组织(NRO)宣称,84%的网络服务提供商(ISP)如今已使用、或即将使用IPv6。但我对NRO的说法存疑。 当然,我认为使用互联网的企业必须正视此事,因为IPv4地址已快不敷使用。根据IPv4 Address Report,到2012年1月14日,IPv4互联网地址可能己被分配光了。

IPv4网址用完的日子甚至可能更早来临。我强烈怀疑,投机客已经先一步抢占IP地址准备出售牟利,就像他们抢占热门域名一样。

然而,我不相信NRO这份IPv6部署调查报告中最乐观的部分,有几个原因。第一点,这是一份全球性的、自选的意见调查,受访者与配发IP地址给ISP的地方性网络注册登记组织(regional Internet registries;RIR) 密切合作。简单说,即将来袭的网址荒,就属他们的消息最灵通,如果连他们都搞不清楚状况,没人搞得清楚。

另一个问题是,仔细检视报告结果后,我发现这些数字没有乍看下那么乐观。几乎五成的受访者表示,部署IPv6最大的障碍是缺乏使用者需求,另外超过40%表示缺乏部署IPv6的经验。

这听起来像是说,许多组织与人员愿意使用IPv6,但实际上真的动手做的却不多。这情况实在不太妙。

我还察觉到,绝大多数自称已经采用IPv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采用双重的IPv4/IPv6堆叠。这很合理,与我预期的2020年之前部署IPv6的方式相符。但同时,这些用户却又表示,他们采用诸如NAT(Network Address Translation)这类位址转换技术来做IPv6。啊,我不以为然。

这显示就连这群“专家”,也不太明白他们在做什么。你可以用NAT来做IPv6,但我没听过对IPv6了若指掌的人做这样的建议。它的优点是很容易部署,但这种NAT-PT (Network Address Translator-Protocol Translator)技术实际上的运作效果不是很好。

我认为,NAT-PT有如在截肢的腿上贴OK绷。单是贴上去当然很快,但却伴随许多问题,包括timeouts、keep-alives和DNS Security Extensions (DNSSEC)不兼容等问题。授权认证和加密问题更不必提了。和其他试图把IPv4的NAT作法接枝在IPv6上的对策一样,NAT-PT也注定会失败。

最后一点,这项调查报告说,终端使用者和消费者尚未使用IPv6。我对企业很了解,若没有急迫的理由催促他们非做不可,企业主管是不会投资IPv6的。强迫他们了解必须解决这个问题的日子将至,但从这份调查报告看来,冬江水寒鸭不知,连在第一线的厂商也只是口头说说而已,尚未真正用心去研究和执行。真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