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格局、本土机会、未来发展-----深度解读MIPS收购案

深度解读MIPS收购案深度解读MIPS收购案作者 张国斌
11月6日,经营状况不佳的MIPS公司终于被Imagination和AST收购,有人弹冠相庆,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忧心忡忡,但是很多人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个总金额4亿美元对未来处理器领域意义深远,它基本奠定了未来处理器领域的竞争格局,也奠定了本土IC公司未来十到二十年位于食物链末端的格局,几天来,我与多位业内资深专家沟通交流,综合大家的看法揉合了一篇对这个收购案的深度解读分析,欢迎大家就此讨论。

一、解读专利收购
有关这次收购案中的专利问题估计让大家很头大,这些专利到底是给了AST还是Imagination(以下简称IMG)?会不会影响未来专利授权?是否影响已经授权的客户?这里根据公开发布的消息和专家分析做了张图进行解读。

解读专利收购

补充:MIPS以前所有基于专利的收入转入IMG,不是AST。AST可以从买入的498项专利中去向IMG/MIPS保护伞以外的公司中寻求他们的利益。IMG/MIPS的所有客户不受任何影响。

关于AST:业界20多家大公司合伙成立的联合公司,目的是联合收购有用专利,减少专利流氓的侵扰,保护成员公司。是一把典型的联合专利保护伞。Bridge Crossing应该是类似于项目子公司的概念,可能是出于美国财务和法律方面原因的一种做法——准确原因不详。反正确定AST拥有全部所有权。AST专门监测专利市场的动态,看到收购机会就吆喝成员公司联合出资,会员会根据兴趣和利益相关性决定加入与否和出资多少。AST买入专利后也可以寻求相关的利益——包括往外授权给非会员公司,利益根据对应的出资额分配。

二、专家点评

- MIPS的专利估值比公司估值高很多;
- 整个收购案的结构方法有明显的金融界操盘的痕迹,看起来这些公司内容其实都只是资本桌面上的小菜而已;
- 对MIPS是好事情:单独的CPU已经举步维艰,150人的公司规模在竞争中也不够给力;
- 对MIPS的股东是好事情:以合理的估价套现了,专利的估值还不错;
- 对MIPS的客户是好事情:IP公司之间的合并,依旧保留了授权的业务模式,可以说也保留了MIPS架构的独立性;并且MIPS的发展动力和实力得到了加强;
- MIPS的前景:毫无疑问MIPS的前景将得到加强,而不是某些人解读的走向死亡,虽然还难言有与ARM抗衡的地步;IMG+MIPS会与ARM+Mali开展正面竞争,不过预计双方都不会实行公开的捆绑销售,涉嫌不正当竞争;
-
- IMG接手的成本很低,IMG拿到了MIPS公司、82项核心专利资产、498项专利使用权和license权(已经等价于所有权了)——可以说就是MIPS拥有的全部资产,只付出了$60M。没有AST支付给MIPS股东的$350M,这个价格绝对拿不下来;
-
- AST虽然付出了高价,但也是赢家,因为MIPS在CPU中积累的专利很有价值,理论上所有的大型CPU设计可能都会被涉及(Intel和MIPS走在了大型处理器设计的前列,从多核多线程到64位,一般的通用专利都是谁先设计过就被谁抢注了,MIPS的64位多核是从20多年前起步的,是世界上第一个商用64位CPU)。
-
- AST的成员中根据兴趣和受益大小,ARM分摊到的费用最高,几近一半,但ARM很乐意支付这一笔钱,因为之前这都是花钱买不到的东西。虽然ARM只是拿到了授权,而没有所有权,但这已经足够保护他们自己。ARM对这些专利是十分渴求的,特别是64位和多线程相关的专利,如果走入诉讼过程,第一时间会旷日持久,第二估值肯定会远超目前的买价。ARM的64位架构是全新定义的,与ARM32没有任何继承关系,大概跟MIPS64有70-80%的相似度。
-
- 关于498项和82项专利的划分。82项专利是跟MIPS架构直接相关的,设计MIPS兼容的CPU需要;另外498项是通用的,任何架构的CPU设计可能都会用到。可以说一部分是MIPS架构相关专利,一部分是CPU设计相关专利。
- 因为所有专利的授权和license权利都保留了,MIPS以前的客户、特别是那些架构授权客户(君正、龙芯等)都在这个保护伞下面,不受任何影响。
- 今后处理器的发展方向:CPU+GPU的趋势已经比较明显;
- 市场欢迎跟ARM竞争的力量,目前的中小客户已经完全丧失跟ARM的议价能力,特别是中国的fabless已经开始承受比欧美客户更高的价格,这是不健康的。希望竞争也给以ARM更多的压力和发展动力。
-
三、未来处理发展和竞争格局

收购以后IMG+mips会和ARM全面竞争,不过短期内MIPS在移动领域内的局面不会戏剧性改变,现在移动芯片的玩家也在集中化,大家的短期规划都已经确定了。IMG在GPU的优势能坚持一段时间,ARM的CPU优势会存在很长时间。也许IMG真正有叫板实力的要到处理器发展下一阶段,CPU+GPU的融合?MIPS在CPU方面2年内都不可能有攻势,在防守方面通过这次收购有些可用mips可用arm的老客户,可以不再摇摆相信mips从此有一个确定的未来。在Android方面,Google会继续支持MIPS,现在每个版本MIPS的代码都在增加,到下一版本基本就全了。

年初,Google在一个小范围Android通气会上show给大家看的一个东东这个分享一下,未来GPU的地位是很重要的,尤其现在把视频消费作为拉动带宽的主流,苹果的ipad为什么可以有很长的续航时间,一个原因是选择了比较好的GPU,GPU其实是设备的功耗大户。

GPU未来越来越重要

目前,IMG占据了全球GPU领域的绝对主流,未来这个地位会一直延续,因为IMG在光影处理方面有很多专利技术,其他做GPU很难绕开,而且从产品规划看,IMG也领先于ARM 的MALI,IMG已经规划了VPU(视频处理单元)产品,这方面在采访ARM负责人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明确回答。
这里是关于IMG在GPU领域份额的数据
IMG在GPU领域份额的数

这是IMG分享的关于未来SOC发展的规划,可以看出,CPU到4核基本到头了,未来GPU发展空间相当大,同时对视频处理需求也很大。在很多厂商还在拼命增加CPU内核的时候,应该反省下这样的增加到底对提升性能有没有实质帮助?据说某厂商在搞16核产品了,是不是未来还搞32核手机?
IMG分享的关于未来SOC发展的规划

四、关于中国CPU的一些观察

MIPS曾经是中国最接近能够触碰到的开放架构(显然x86和ARM对开放架构授权是不会积极的),虽然MIPS这次没有被芯片公司收购、避免了坏结果;但是这个过程中国没有任何控制力,所以从CPU战略角度来看,再次证明了危机;

国产CPU战略的重要性:话题很大,但是从最简单的方法来看,一个区区3、4亿美金的收购案,引发了大家如此的担忧和讨论,重要性已经不言而喻;

从结果来看,我们的有国际视野和操作能力的金融和技术人才都没有。从目前的结果反推,如果中国的基金参与专利联盟的出资,只是参与,比如再往桌面上拍一笔跟ARM一样多的钱,并且只要求像ARM一样得到专利保护而已,那样的话估计MIPS的股东和所有参与的中介和顾问机构都会支持,没有人会对多出来的一大笔钱过不去,除非政府安全机构,而这种组合参与的情况估计通过审批的可能性也很大。关键是我们没有人进入这样的圈子,根本没机会参与其中;
国产CPU战略提出的“自主可控”,依旧遥远,还没有能看到的实现路径。

现在的情况是如此的明显,利润在向上游集中,以生态系统的名义,上游公司成为规则制定者;到现在为止,欧美公司垄断了所谓生态系统的控制权。生态系统换个说法就是食物链,在既成难以推翻的食物链条下,可能最优选择是去适应,但是不必要不停地为别人欢呼,要有培育可控生态系统的理想和努力,这是我关于所谓国产CPU和OS的理论出发点。

对这次收购,很多本土公司比较正面,因为很多人都知道MIPS在寻求出售,大家都担心被芯片公司买走,使得MIPS走向私有化,现在算是石头落定。MIPS如果被Google收购,那算最好,现在可算次好。

一个不愿看到或者我们不愿承认的事实是,通过这次收购,今本奠定了中国IC未来还将是食物链的末端的格局,以前比较模糊,现在是很清晰了,欧美对产业链的控制力增强了。国内红火朝天的AP,我估计大多数公司光为IP支付的royalty就要超过芯片售价的10%了。对国外大公司,通常license fee再贵也不是一个大压力,但是对国内公司而言,license fee的压力也巨大,而且因为出货量不够多,每片的分摊费用也很多。

据传某些AP公司的花费高的惊人,现在这些AP公司,真是把赚来的钱都要全部投进去不断地赌下一波;简单地算笔账,某AP公司
- (1)IP授权
- ARM IP:2亿
- 基带IP:各种模的基带加起来估计1亿多
- GPU、音视频等其他数字IP:0.2亿估计挡不住
- 各类接口IP和PHY:0.2亿大概也算比较保守的估计
- 其他IP:算个0.1亿吧
- 合计大概3.5亿以上的IP费用
-
- (2)流片——还没有大量出货,所以估算的只是NRE部分,(包括封装测试)
- 保守估计,5次40nm tape out,加封测,仅算 0.5亿。
-
- (3)EDA、软件、仪器、电脑、服务器加实验室设备,仅算0.5亿-
- (4)备货所需占有的现金流至少好几千万
- 这样算下来,总共投入到成本已经到了5亿RMB的规模,但是看看现在本土IC公司,销售额过5亿的有几家?

五、关于专利的危机

这次收购一个比较好的地方是,避免了专利流氓来搅局处理器领域,现在总体上处理器行业的专利纠纷情况是相当平和的,官司不多,但细究之下潜在的危险因素是很多的。比如这次事情之前,大家可能不知道ARM也存在很大的专利安全漏洞。其实即使得到了MIPS专利的保护,Intel和PowerPC理论上应该也保持了对ARM的专利优势;大家引而不发而已,万一某一天出现一个专利流氓,CPU这个专利密集型的产品会乱成一团糟。目前和平相处的情况可算难得。

一些观点与大家分享,欢迎讨论!

下面分享张志峰朋友补充的有关微处理器发展的内容:
MIPS被收购了,心里的感慨超过了SUN被Oracle收购,Motorola被Google收购的时候。尽管MIPS是一个比另两家小的多的公司,尽管就像微博里已经说过的,这个收购基本上不会对现有的产业格局有大的影响。自己的感慨主要还是出于对技术的尊敬以及怀旧吧。其实之前对SUN和Motorola有感慨,主要也是因为他们的SPARC和68000都是值得尊敬的微处理器而不是其他。

必须得向精简指令集微处理器的开拓者们致敬。RISC早已一统天下,可以说是高性能微处理器的唯一架构类型了。就连Intel的CPU也不过是披着CISC外衣的RISC而已。

而MIPS,正是精简指令集的开拓者之一。MIPS的创始人,同时也是斯坦福的校长,万众景仰的John Hennessy教授大人,今年刚刚获得了IEEE的“Medal of Honor”,标志着他已经进入了与Bardeen、Shockley、Kilby、Noyce、Moore等巨牛比肩的行列。而那些人分别是晶体管发明人、集成电路发明人、Intel创始人和半导体工业持续进展(摩尔定律)的代表人物,这其实也说明了微处理器和RISC在微电子领域的重要地位。基本上可以认为Hennessy大人在学术上已经此生无憾了,但我估计在他回顾自己光辉一生的时候,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MIPS没有取得商业上的成功。

所以在这个时候,很想回顾一下RISC的历史,大概以后也不会有心情啰嗦这么一大堆了。

要从头讲RISC,得从原始社会(就是还没有大规模集成电路和微处理器的时候)开始。得到普遍认可的有两只大牛对RISC的产生做出了巨大贡献。两个都是造Super Computer的,一个是以John Cocke同志(印象里好像是这个名字,他写过一篇文章The Evolution of RISC at IBM)为首的IBM正规军,一个是以Cymour Cray为首的CDC游击队(20来个人躲在森林里造大型机),Cocke同志先是在60年代就提出了RISC的一些主要构想,后来70年代的时候在IBM 801微处理器(好像没造出来,等会我google确认一下。但是设计思想用在了IBM后来的很多项目上。)上又得到了进一步的体现。其实还有很多重要的计算机体系结构思想都是Cocke提出的,例如缓存、流水线等。Cymour Cray在60年代造的CDC6600,大概是第一个使用load-store结构(RISC的典型特征)的计算机系统。

后来就到了微处理器时代。70年代从Intel 4004开始微处理器芯片出现,80年代RISC微处理被设计出来。想简单说几个主要的RISC处理器架构:MIPS、ARM、SPARC,这三个都是学院派背景的。还有Alpha,Power,PA-RISC等很多限于篇幅就不啰嗦了。

MIPS起源于Hennessy教授在斯坦福的研究成果。SPARC起源于伯克利的Patterson教授大人(这个系列最初的名字就叫RISC,也就是RISC名字的由来),后来成为Sun公司的微处理器。这两个根正苗红,是正统的RISC微处理器祖宗。

ARM则是英国血统,可以算是起源于剑桥吧。不过相比于MIPS和SPARC,ARM就要挫一些了,毕竟那个时候半导体领域美国是领袖嘛,那时的公司还不叫ARM,叫Acorn Computers,起初是模仿Motorola的68000还有6502(这个微处理器知道的人相对较少,任天堂的红白机,山寨的小霸王等游戏、学习机,甚至现在的很多跳舞毯都是用6502的),后来他们读到了伯克利的Patterson大人的论文,大受启发,开始搞RISC处理器,于是就有了ARM。

从MIPS,ARM,SPARC到稍晚一点的Alpha等,除ARM外别的全都倒掉或被收购了。反倒是代表落后旧势力,后来才投入RISC阵营的Intel仍根深叶茂,屹立不倒。就单说RISC起家的公司,也是身世不是那么显赫的ARM取得了成功。技术先进与否实在不能算是公司成败的决定因素啊。

我想,ARM,MIPS,SPARC这三家,之所以是ARM成功,主要还是得益于他最初的定位。作为有远大追求的人,MIPS和SPARC都是志存高远,以追求在通用处理器领域取得成功上路,我估计他们很可能是怀揣着正面对抗打败Intel的梦想,所以基本上也就注定是走了一条死路。ARM因为不是那么牛,所以选择了当时还是鸡肋的嵌入式领域。随着移动领域对高性能微处理器需求的持续膨胀,反而走向了辉煌。其实更早些的时候,Intel和Apple之所以发家,也是因为选择了一个IBM瞧不上眼的领域,那时候大型机一台几千万美元,微处理器和个人电脑才几百美元,IBM觉得没什么赚头。说到这里就想到了龙芯,通用处理器之路必然困难重重,龙芯好几年想入股或者收购MIPS现在也肯定没戏了,好在有国家支持,慢慢来吧,祝福他。

在CPU这个领域,技术之外,市场的惯性、消费者的惰性往往决定成败。Intel的x86占住了通用处理器的市场,别说其他了,连Sun、IBM、HP这样的大型公司都不是他的对手,别的公司还能怎样。多少技术上取得突破的公司一败涂地,设计出Alpha的DEC,比Intel的性能高又怎样,没有足够的市场基础,又不走兼容的路子,东西就很难卖的出去了。Crusoe处理器低功耗又怎样(只有同时代奔腾处理器的几分之一,很适合用在笔记本电脑上。),选错了对手,也是失败。也就是AMD选择兼容x86的策略,又有反垄断的保护,才苟延残喘,不过这不最近又要大裁员了,听说员工们每周都吃散伙饭,就等着解雇呢。

啰嗦半天,实在太多了,对MIPS的纪念可以告一段落了。最后说一点点跟移动领域相关的事情吧。为什么我说MIPS被收购不会造成大的影响。

CPU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性的东西。芯片本身的架构和设计复杂性、工具链操作系统和上层应用、惯性和用户习惯,决定了在目前已经有主导者(桌面领域是Intel,移动领域是ARM)的情况下,基本上没有翻盘的机会。各大公司对此应该是心知肚明的。或者从另一个角度说,如果可能会产生这么重大的影响,收购代价(公司和专利)怎么会才只有几亿美元,更何况Intel是MIPS的大股东之一,怎么会傻到这么便宜卖给自己的敌人ARM,以及因为收购可能会成为自己对手的Imagination?(这里写糊涂了,谢谢@电子圈微报 的指正。Intel是img的大股东,mips的是斯坦福投资。不过还是类似的道理,如果打算在mips上下大功夫,img或intel会把专利都买了,mips肯定也更愿意卖给他们让arm难受。)

除非有全新的领域出现。比如移动设备变成直接插在大脑里跟神经交互的,或者脑联网什么的(纯粹搞笑)。象CPU GPU融合这样的事情算不上的,其实在PC这个领域早就融合了啊,AMD收购了ATI就是要搞这个的,Intel和AMD现在的处理器芯片里带着GPU都好几年了。移动领域,大家的应用处理器里不也都早就是CPU + GPU融合了。即使假设融合现在还没发生,也不会造成什么大的影响。AMD在32位转64位、单核到多核都领先Intel一步,照样没用。这两个转折可是比CPU GPU融合要重大。还是强调一点,CPU这个领域,根基很重要。在移动CPU这个领域,能挑战ARM的,最有可能还得是Intel。

再看Imagination。GPU都还忙不过来,哪有工夫搞CPU。好几家公司都在拼,而且差距不大,一不小心就掉下去了。所以我估计至少5到10年内,Imagination在CPU这个方面应该是没什么机会的。
最后说到专利流氓,CPU领域没有成气候的流氓,气氛比较健康。我眼里苹果是个大流氓,搞的移动终端世界乌烟瘴气。还好苹果现在还不做芯片,还好他只是有股份而不是控股Imagination,不然就真坏了。

计算机系统/微处理器这个领域,一直是学术和产业互相促进,各路诸侯在一种良性的竞争环境下不断地共同提高,以技术和工艺推动性能的提升,用越来越低的价格满足消费者们越来越高的需求的。IBM是个巨牛的公司,21世纪之前在计算机和微处理器方面的创新无人能及,还有Intel,也包括RISC的开创者们,但大家基本上都还是靠努力比别人做的更好,而不是把别人打压的更差来生存和发展。很少有恶意的靠专利陷害或者压制别人的情况。如果他们象现在的苹果那样歪曲的利用专利,别人早就不要活了。

就比如苹果和HTC的和解所针对的专利,不过就是个鸡毛蒜皮的东西,收信人可以直接点短信/信件内容里的号码打电话给对方。这即使能算是个专利,有多大的实际价值?可是苹果靠这种东西把HTC搞得那么惨。在CPU这个领域,大家是不会下那样恶意的黑手的,所以专利核心也好,不核心也好,不会有苹果在移动终端专利那样有巨大的核武器一样的价值。原本在高科技领域,不管是IBM、Intel这些老资格还是Google等新贵,没人这样干的,只有苹果。

最后留下两个杰出人物的话与大家共勉:
“Everything that can be Invented has been Invented”。这句是美国专利局老大1899年说的。
“I Think There's A World Market For About Five Computers”。这句是IBM公司创始人Thomas Watson 1943年见过第一代计算机之后说的。
现在再看看,他们的话是多么的可笑,用李宁的广告语来说,一切皆有可能啊。微处理器这个领域的未来谁知道会怎样呢。

评论

MIPS被收购了,心里的感慨超过了SUN被Oracle收购,Motorola被Google收购的时候。尽管MIPS是一个比另两家小的多的公司,尽管就像微博里已经说过的,这个收购基本上不会对现有的产业格局有大的影响。自己的感慨主要还是出于对技术的尊敬以及怀旧吧。其实之前对SUN和Motorola有感慨,主要也是因为他们的SPARC和68000都是值得尊敬的微处理器而不是其他。必须得向精简指令集微处理器的开拓者们致敬。RISC早已一统天下,可以说是高性能微处理器的唯一架构类型了。就连Intel的CPU也不过是披着CISC外衣的RISC而已。而MIPS,正是精简指令集的开拓者之一。MIPS的创始人,同时也是斯坦福的校长,万众景仰的John Hennessy教授大人,今年刚刚获得了IEEE的“Medal of Honor”,标志着他已经进入了与Bardeen、Shockley、Kilby、Noyce、Moore等巨牛比肩的行列。而那些人分别是晶体管发明人、集成电路发明人、Intel创始人和半导体工业持续进展(摩尔定律)的代表人物,这其实也说明了微处理器和RISC在微电子领域的重要地位。基本上可以认为Hennessy大人在学术上已经此生无憾了,但我估计在他回顾自己光辉一生的时候,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MIPS没有取得商业上的成功。所以在这个时候,很想回顾一下RISC的历史,大概以后也不会有心情啰嗦这么一大堆了。要从头讲RISC,得从原始社会(就是还没有大规模集成电路和微处理器的时候)开始。得到普遍认可的有两只大牛对RISC的产生做出了巨大贡献。两个都是造Super Computer的,一个是以John Cocke同志(印象里好像是这个名字,他写过一篇文章The Evolution of RISC at IBM)为首的IBM正规军,一个是以Cymour Cray为首的CDC游击队(20来个人躲在森林里造大型机),Cocke同志先是在60年代就提出了RISC的一些主要构想,后来70年代的时候在IBM 801微处理器(好像没造出来,等会我google确认一下。但是设计思想用在了IBM后来的很多项目上。)上又得到了进一步的体现。其实还有很多重要的计算机体系结构思想都是Cocke提出的,例如缓存、流水线等。Cymour Cray在60年代造的CDC6600,大概是第一个使用load-store结构(RISC的典型特征)的计算机系统。后来就到了微处理器时代。70年代从Intel 4004开始微处理器芯片出现,80年代RISC微处理被设计出来。想简单说几个主要的RISC处理器架构:MIPS、ARM、SPARC,这三个都是学院派背景的。还有Alpha,Power,PA-RISC等很多限于篇幅就不啰嗦了。MIPS起源于Hennessy教授在斯坦福的研究成果。SPARC起源于伯克利的Patterson教授大人(这个系列最初的名字就叫RISC,也就是RISC名字的由来),后来成为Sun公司的微处理器。这两个根正苗红,是正统的RISC微处理器祖宗。ARM则是英国血统,可以算是起源于剑桥吧。不过相比于MIPS和SPARC,ARM就要挫一些了,毕竟那个时候半导体领域美国是领袖嘛,那时的公司还不叫ARM,叫Acorn Computers,起初是模仿Motorola的68000还有6502(这个微处理器知道的人相对较少,任天堂的红白机,山寨的小霸王等游戏、学习机,甚至现在的很多跳舞毯都是用6502的),后来他们读到了伯克利的Patterson大人的论文,大受启发,开始搞RISC处理器,于是就有了ARM。 从MIPS,ARM,SPARC到稍晚一点的Alpha等,除ARM外别的全都倒掉或被收购了。反倒是代表落后旧势力,后来才投入RISC阵营的Intel仍根深叶茂,屹立不倒。就单说RISC起家的公司,也是身世不是那么显赫的ARM取得了成功。技术先进与否实在不能算是公司成败的决定因素啊。我想,ARM,MIPS,SPARC这三家,之所以是ARM成功,主要还是得益于他最初的定位。作为有远大追求的人,MIPS和SPARC都是志存高远,以追求在通用处理器领域取得成功上路,我估计他们很可能是怀揣着正面对抗打败Intel的梦想,所以基本上也就注定是走了一条死路。ARM因为不是那么牛,所以选择了当时还是鸡肋的嵌入式领域。随着移动领域对高性能微处理器需求的持续膨胀,反而走向了辉煌。其实更早些的时候,Intel和Apple之所以发家,也是因为选择了一个IBM瞧不上眼的领域,那时候大型机一台几千万美元,微处理器和个人电脑才几百美元,IBM觉得没什么赚头。说到这里就想到了龙芯,通用处理器之路必然困难重重,龙芯好几年想入股或者收购MIPS现在也肯定没戏了,好在有国家支持,慢慢来吧,祝福他。在CPU这个领域,技术之外,市场的惯性、消费者的惰性往往决定成败。Intel的x86占住了通用处理器的市场,别说其他了,连Sun、IBM、HP这样的大型公司都不是他的对手,别的公司还能怎样。多少技术上取得突破的公司一败涂地,设计出Alpha的DEC,比Intel的性能高又怎样,没有足够的市场基础,又不走兼容的路子,东西就很难卖的出去了。Crusoe处理器低功耗又怎样(只有同时代奔腾处理器的几分之一,很适合用在笔记本电脑上。),选错了对手,也是失败。也就是AMD选择兼容x86的策略,又有反垄断的保护,才苟延残喘,不过这不最近又要大裁员了,听说员工们每周都吃散伙饭,就等着解雇呢。 啰嗦半天,实在太多了,对MIPS的纪念可以告一段落了。最后说一点点跟移动领域相关的事情吧。为什么我说MIPS被收购不会造成大的影响。 CPU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性的东西。芯片本身的架构和设计复杂性、工具链操作系统和上层应用、惯性和用户习惯,决定了在目前已经有主导者(桌面领域是Intel,移动领域是ARM)的情况下,基本上没有翻盘的机会。各大公司对此应该是心知肚明的。或者从另一个角度说,如果可能会产生这么重大的影响,收购代价(公司和专利)怎么会才只有几亿美元,更何况Intel是MIPS的大股东之一,怎么会傻到这么便宜卖给自己的敌人ARM,以及因为收购可能会成为自己对手的Imagination?(这里写糊涂了,谢谢@电子圈微报的指正。Intel是img的大股东,mips的是斯坦福投资。不过还是类似的道理,如果打算在mips上下大功夫,img或intel会把专利都买了,mips肯定也更愿意卖给他们让arm难受。) 除非有全新的领域出现。比如移动设备变成直接插在大脑里跟神经交互的,或者脑联网什么的(纯粹搞笑)。象CPU GPU融合这样的事情算不上的,其实在PC这个领域早就融合了啊,AMD收购了ATI就是要搞这个的,Intel和AMD现在的处理器芯片里带着GPU都好几年了。移动领域,大家的应用处理器里不也都早就是CPU + GPU融合了。即使假设融合现在还没发生,也不会造成什么大的影响。AMD在32位转64位、单核到多核都领先Intel一步,照样没用。这两个转折可是比CPU GPU融合要重大。还是强调一点,CPU这个领域,根基很重要。在移动CPU这个领域,能挑战ARM的,最有可能还得是Intel。 再看Imagination。GPU都还忙不过来,哪有工夫搞CPU。好几家公司都在拼,而且差距不大,一不小心就掉下去了。所以我估计至少5到10年内,Imagination在CPU这个方面应该是没什么机会的。最后说到专利流氓,CPU领域没有成气候的流氓,气氛比较健康。我眼里苹果是个大流氓,搞的移动终端世界乌烟瘴气。还好苹果现在还不做芯片,还好他只是有股份而不是控股Imagination,不然就真坏了。 计算机系统/微处理器这个领域,一直是学术和产业互相促进,各路诸侯在一种良性的竞争环境下不断地共同提高,以技术和工艺推动性能的提升,用越来越低的价格满足消费者们越来越高的需求的。IBM是个巨牛的公司,21世纪之前在计算机和微处理器方面的创新无人能及,还有Intel,也包括RISC的开创者们,但大家基本上都还是靠努力比别人做的更好,而不是把别人打压的更差来生存和发展。很少有恶意的靠专利陷害或者压制别人的情况。如果他们象现在的苹果那样歪曲的利用专利,别人早就不要活了。就比如苹果和HTC的和解所针对的专利,不过就是个鸡毛蒜皮的东西,收信人可以直接点短信/信件内容里的号码打电话给对方。这即使能算是个专利,有多大的实际价值?可是苹果靠这种东西把HTC搞得那么惨。在CPU这个领域,大家是不会下那样恶意的黑手的,所以专利核心也好,不核心也好,不会有苹果在移动终端专利那样有巨大的核武器一样的价值。原本在高科技领域,不管是IBM、Intel这些老资格还是Google等新贵,没人这样干的,只有苹果。最后留下两个杰出人物的话与大家共勉:“Everything that can be Invented has been Invented”。这句是美国专利局老大1899年说的。“I Think There's A World Market For About Five Computers”。这句是IBM公司创始人Thomas Watson 1943年见过第一代计算机之后说的。现在再看看,他们的话是多么的可笑,用李宁的广告语来说,一切皆有可能啊。微处理器这个领域的未来谁知道会怎样呢。 

快乐地工作!满足地生活!

星期二, 11/13/2012 - 10:34 — 创新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