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创新文化”

作者: Donald Farmer, Qlik创新与设计副总裁

“创新”已然成为了当今商业世界的“关键词”。几乎每家初创企业都贴上了“精于创新”的标签,广大撰稿人、学者和行业领袖也在学术期刊、新闻媒体甚至航空杂志上对社会对于“创新文化”的需求评头论足。作为Qlik新任命的创新与设计副总裁,我是不是应该担忧自己的想法跟不上创新的脚步?

事实上,我所担忧的反而是深度创新的缺乏——换言之,相当多的公司将“发明”包装成了“创新”从而进行过度销售。

“发明”还是“创新”?

不少读者一定会感到疑惑,究竟“发明”与“创新”之间有什么区别?这里为大家举一个“创新”的例子——当James Dyson(戴森公司创始人、真空吸尘器发明者)的团队需要设计一款全新的风扇时,他们所研究的不是改善风扇叶片的设计,而是创造了一种无需风扇叶片就能够驱动空气的全新方式,跨时代的无叶风扇由此诞生。借由这个例子,大家不难看到,“创新”需要以一种全新而激进的方式去理解基础问题。戴森做到了,因此他们彻底颠覆了我们对风扇组件构成的认识,而此前,我们设计风扇的思路始终被束缚在从原始洞穴人用树叶扇风就开始的思维定势中。我们必须承认,戴森的无叶风扇正是一种革命性的“创新”。

另一方面,“发明”仅仅扩展了那些我们已经认识到的概念。比如你割草时往往需要一台割草机和一台草坪吸尘器。如果把两者结合,割草吸尘一体机就诞生了。我不否认这是一个十分巧妙的设计想法,但我并没有从中看到让人眼前一亮的创新。

多样化即创新力

当然,重新勾画那些基础概念是个知易行难的过程。不过,你可以通过这么几个步骤来鼓励那些难以定义的“创新文化”。首先,让我们先在自己身上开展一点点创新,重新审视一下我们最初创造公司文化的方法。你需要的是汇聚多样化的文化,让拥有不同工作与生活背景的员工将、想法、理念进行碰撞。相较于绝对的思想权威,多样化的文化能够为调研和开发工作带来相当的优势。

这也是为什么硅谷的企业和投资人开始担忧员工的性格。包括Google、Facebook和雅虎在内的行业巨头都已经发现,他们的大部分员工都是白人男性,这对于他们而言是一个弱点。多样化文化不是一个噱头,相反,它是强大而充满活力的创新力量。

Qlik的产品开发同时在瑞典和美国进行,瑞典是我们创建公司的国家,而美国是我们目前的总部所在。我们的产品经理来自十余个国家。同时,我们的调研实验室在伦敦进行调查研究,可扩展性实验室在巴黎进行测试测量,创新与设计团队遍布丹麦、比利时、英国和美国。并且,我们还在加拿大、新加坡和法国拥有地区总部。我们之间对于如何组织工作、如何进行决策、如何评价产品审美都有着截然不同的想法,彼此之间不断地互相碰撞。

不同的文化,共同的价值观

然而,仅仅是多样化并不能实现“创新文化”,我们还需要一个清晰坚定的共同核心价值观,来培养并支持创新。Qlik的价值观包括对于“挑战”的重视——我们鼓励自己勇敢面对任何现实。同时,我们还鼓励开放直接的对话,团队中的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能够质疑我们的策略与团队运营。这些价值观确保我们能够听到每一个值得听到的想法与诉求。

我们还需要一个快速前行的文化。因为“创新”往往意味着“可能失败”,失败的风险是创新工作所必然包含且承担的,但也是创新的乐趣之一。在商业世界中,我们必须快速地失败再尝试。团队诚然需要为失败负责,但同时我们仍然要支持个人和团队不断进行试错,并从中获取经验。

脱离传统思维惯势

当你在组织中培养一个全新文化,并通过坚定的核心价值观来支持他们,你就会获得实际的收益。你的团队会变得更快乐,工作节奏更快更稳。一开始,你将不时获得一些很棒的点子,而随着不断的培养,一个全新的场景将出现——你多样化的团队将提出各种充满分歧的问题,而恰恰是这些问题的答案能够脱离线性前进的思维定势。在核心价值观的支持下,你就实现了真正的“创新”。

关于作者:

Donald FarmerDonald Farmer现任Qlik创新与设计副总裁,负责与客户和合作伙伴共同推动Qlik成为商业探索领域的领先解决方案。Donald在数据分析与数据管理方面拥有超过20年的经验。加入Qlik之前,Donald曾先后在几家初创公司及微软商业智能管理团队任职。在商业智能领域,其作为各类商业智能与数据管理话题的发言人、演讲者及作者的身份,更为业界所熟知。除了在商业智能领域的工作经历,他的涉猎非常广泛,包括鱼类养殖与考古。他同时还担任中国西南大学客座教授及多个学术委员会的顾问。他居住在西雅图附近,其夫人Alison是一位职业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