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手机 差距为何越拉越大

苹果以及小米——后者被市场称之为“中国的苹果”——都在享受着各自的好时光,而他们的众多竞争对手正在备受煎熬。去年12月,小米 成为全球最具价值科技类初创公司,估值达460亿美元。而就在上周,苹果公布了震撼的财务数据,市场纷纷归结为消费者对大屏手机的热捧或CEO库克的领导 有方。然而,人们忽略了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导致苹果和小米走向各自成功的根本性因素是全球日益扩大的收入不平等现象。

收入

现象

读者可以参考一下本文提供的表格,上面分别显示了苹果、小米以及全部安卓手机的平均售价走势。该图表清晰地呈现出财富的断层现象,苹果牢牢把持高端市场,小米和少数几家厂商盘踞低端市场,而中间价位的产品需求几乎不存在。

当然,安卓手机均价的下滑由供需关系决定。随着智能手机配件变得更加便宜,小米、酷派、Vivo以及不计取数默默无闻的中国手机制造商正在用低价产品抢占发展中国家市场,那些对大多数用户而言“性能还不错”的手机在激烈竞争的影响下,其售价进一步下滑。

小米在这场游戏中的霸主地位使其一时风头无二,依靠仅在线上营销和寥寥数款产品的策略,小米得以以地板价销售产品。竞争对手不得不制定应对措施。

最近一个季度,三星的手机部门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大幅下滑62%。这家韩国公司不得不宣布,其将推出与小米类似的低价手机。中国移动设备巨头华为科技则反其道而行之,其打算只销售高端手机。

但是所有上述趋势都无法解释苹果财富的积累过程,其最新财季的数据近乎不可思议——以更高的平均售价售出了更多的手机。

只有一种产品类别的特征与此相类似——奢侈品!

通过特有的服务以及数量众多且品质远胜安卓生态系统的应用,苹果成功地对产品实行了差异化竞争手段,使其能够以高出安卓产品2至3倍的价格出售自己的手机。

而依据上周公布的一份胡润调查报告显示,在中国,苹果经常作为馈赠之用,其已被视作奢侈品牌,位列路易威登、古琦以及香奈儿之前。

智能手机市场已经成熟,其必然会符合其他任何消费市场的规律。《华尔街日报》近期对美国的二元经济进行了概述,大意是美国中产阶级的空心化使得包括住宅和便利店在内的一切事物都呈现两极分化特征:要么跻身高端市场,要么服务低收入群体。手机也不例外。

吊诡的地方在于,手机是一种全球行销的商品,但是在其上产生的现象与美国本土如出一辙。实际上,小米的产品甚至没有走出亚洲。如同日益扩大的全球富裕阶层推升了苹果商品的需求一样,正在崛起的中产阶级也成就了小米及若干同类型厂商。

“中产阶级”天生具有相对含义。据一份2012年出版的《外交政策》杂志指出,要想成为全球最富有的百分之一,你的年收入只要达到34000美元即可。

红米是小米最畅销机型,其在印度的售价约为100美元,以该国民众的标准看来,这是一款相当不错的手机,印度人均年收入约600美元。

低端机型既吸引了低收入美国人,也让发展中国家经济相对宽裕的消费者趋之若鹜,这其中丝毫不存在矛盾,上述两个阶层的命运紧密相连,这一点已经得到众多经济学家的认同。外包和自动化既帮助全球其他地区中产阶层的崛起,同时也对美国的中产阶层构成压力。

因此,智能手机的商品化致使其价格呈现两极分化的特征——奢侈品及大众消费品。

可以预见,手机利润的两极分化折射了各自消费者财富的差异。据分析师霍雷斯·德迪尤(Horace Dediu)预测,上个季度苹果攫取了手机产品全行业利润的90%。而依据经济学家贾斯汀·沃尔弗斯(Justin Wolfers)的说法,87%的全球财富集中在10%的人手中。

如果当前的宏观经济趋势得以继续,那么会发生两件事情。其一,只要苹果能继续维持其奢侈品的地位,即便不再增长,其仍然可以获得强劲的收入。分析师表示全球大约有3亿5千万部iPhone正在使用中,这说明苹果的渗透率按全球人口口径统计已达5%。

其二:安卓手机的价格仍将继续下滑,制造商会不惜一切代价提供最具性价比的产品。好消息是,数以亿计的消费者会从小米的产品中得到实惠。

文章来源:中文业界资讯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