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语手机:员工放假 工资停发

图片说明作者:zhougigi(《东方早报》、《澎湃新闻》通讯、家电记者)
中国手机市场如烈火烹油,能够活下去确实不易。这不,zhougigi获悉,山寨时代大家很熟悉的天语手机已经离场了。

zhougigi日前获得了一份北京天宇朗通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天语手机所属公司)的内部邮件,公司培训和人力资源发展部的邮件通知各区“省长”(各省主管销售的负责人),要求在今年10月31日前成立销售合资公司,否则视为自动离职。

这些曾经“战功赫赫”的销售大将为何要被“自动离职”呢?成立销售合资公司又是为什么?

销售人员被离职

李飞(化名)是天语东北某省分公司总经理,如今他却在家无班可上,公司自从10月份就不再给他发放工资。李飞手下的十多年销售员也被放假,天语手机在当地已经不再销售。

“从今年10月就不再发工资,连社保也没有缴纳,公司的说法是要转型,要求省长和当地经销商成立合资公司,但公司不出钱,谁拿得出这么多钱啊?”李飞称,公司要求省长个人出资在100万左右,经销商要出600万左右,成立合资工作做新业务。

“我的理解是公司根本不想要我们了,中国区手机业务停止销售后,那么多销售人员要裁减的话需要赔偿金,这笔是不小的数字,而成立合资公司人事转移到合资公司就变成了自动离职,帮公司省下了这笔钱,至于合资公司做什么已经与天语没有关系了,把人员推出去是最终目的。”李飞称这种合资方案在黑龙江根本不具备可行性,筹措几百万的资金是相当困难的事情,他个人愿意接受离职方案。

李飞从2009年进入天语公司工作,按照他的估算,公司之前拖欠他的奖金以及按照国家相关法律规定给予的裁员赔偿金,应该在20万多万。

“公司之前一直拖,中间也曾派人带信给我们会给予补偿,但迟迟不兑现,现在打电话公司高层都不接了。”李飞称为公司服务那么多年,即便要裁员,法律规定的赔偿金还是要给的。

北京天宇朗通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发给李飞的邮件是这样写得:

在当前全球经济下行,实体经济面临巨大压力的情况下,公司正努力拓展新业务,开拓新方向。经济形势严峻,还望天语员工与天语一起共同努力,共度难关。

根据分公司业务发展形势,现就分公司人员安排通知如下,自2015年10月份开始执行:

1、根据业务发展需求,各分公司省长根据公司总部要求成立合资公司。
2、分公司所有在职员工,劳动关系转入合资公司,与合资公司签署劳动合同。待遇原则上不变,根据合资公司业务情况由合资公司确定。
1)对于分公司在职员工,由分公司省长按照该员工在本公司的工作年限以及工作表现,折合可分红干股入股当地合资公司,具体金额由省长确定。
2)对于分公司省长,按照在本公司的工作年限以及工作表现,折合可分红管理股入股当地合资公司。
在职期间,员工不过和省长享受相应股权权益,所持干股和管理股均不得转让,如离职将自动无偿收回。
3、保留一名公司总部商务/财务人员,转入合资公司工作。
4、10月31日前,还未成立合资公司的分公司,省长视为自动离职。

员工放假、工资暂时停发,待成立合资公司后,再根据上述条款执行人事安排。放假期间,请保持电话畅通,邮箱畅通,后续合资公司成立或有其他新项目,随时通知。

这份邮件内容以不容置疑的口气推送了所有的大区销售负责人,但真正接受这一合资方案者有多少?李飞也不清楚。

天语手机北方区一位销售负责人李闯(化名)从大学毕业就加盟天语,他自己坦言对天语感情很深,但如今他唯一的诉求是公司把欠他的奖金和工资还给他
“我没有别的想法,以后也不会说天语的坏话,但想公司把欠我的钱还给我。”李闯称,荣姐(天语手机创始人荣秀丽)人还是挺好的,但现在公司完全关上对话大门,打电话也不接,这就让人感到气愤了。

转型还是离场?

李闯称天语最赚钱应该是2005-2006年这两年,随后转型智能手机,出现几次战略失误,后来中国市场就开始亏损。

天语是中国山寨机市场兴起时唯一一家转正成正规手机企业的,后来成为国产手机的龙头。但进入智能时代,靠销售起家的天语技术先天不足,没有拿出一款热卖的产品。

“赌微软没有赌安卓,觉得微软的移动操作系统是机会,赌错了,没有拿出精力做安卓手机,这是大失误。后来又与阿里开发阿里云手机,又被忽悠了一下。”李闯称。

李闯称在渠道上荣秀丽想学格力的专卖店模式,也花力气在全国拓展销售渠道,但是产品不给力,经销商很现实最终不愿意跟着天语干了。

李飞称中国市场手机竞争太过激烈,各家其实都是亏钱卖吆喝,这些年天语在国内是亏钱的。“老板性格强势一言堂,其他人的话根本听不进去,也不相信任何一个人,也没有好的操盘手。”

天语西北区某省一销售负责人则认为,天语陷入如此困境主要是自身原因,自己把口碑做烂了。“2012-2014这三年主要靠运营商补贴生存,把货卖给运营商,从运营商处领取补贴后,在想办法把货从市场上回收回来,虽然这是行业潜规则,但多地中移动和中国联通把天语列入了黑名单。”

“被运营商列为黑名单后,国内市场就几乎没法做了,现在各省还有很多坏账,现在让我们去把账要回来,这怎么要啊。”西北区这位人士说。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则认为,天语手机出现的问题主要手机大环境发生了巨变,小米、魅族、锤子等手机企业把智能手机的门槛做得很低,天语这种原本做入门级手机的品牌的市场空间被完全封堵了。

“市场已经变了,原本山寨机的市场被正规手机企业完全封堵,现在渠道都可以进入三四级城市市场,那些小品牌没有空间了。荣秀丽这种做法是在止损,所谓转型估计她也没有搞清楚怎么做。”付亮称这类手机企业都面临转型问题,但是下一步怎么做,真的看不到好的市场机会。

李飞称,现在公司思路是只做海外市场,在非洲、印度、东南亚等市场接订单,这块还是有不错的盈利的。“但中国市场说要转型,我也没有看出要做什么,听说在贵州搞了一个电商,卖土特产,这种项目当地政府会批地,也会有财政补贴,但是能不能做成不清楚。”李飞称。

据了解,原本的天宇朗通已经被分成两个公司,分别运营国内和国外业务,运营国内的公司名称为百纳威尔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海外业务的公司名为百纳威尔无线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分别由倪刚和荣秀丽担任董事长,倪刚和荣秀丽是夫妻关系。

付亮总结称,如今的手机市场大企业通过资本已经重新颠覆来过,互联网手机企业通过互联网思维与用户直接沟通,迅速建立起品牌,进而形成了规模,通过规模来压缩成本。“亏损者止损出局是理性选择,但裁员时要合理合规。”

来源:周语周言